娱评:采花贼没了出了淫贼陈浩民?

世上本无孟婆汤和后悔药,所以人类总是在懊悔。只是这人类之舌,终究是锁不住的。造物主赐我们一条舌头,除了品味、接吻等功能外,还让我们可以说点想说的话。

道貌岸然地用“猪舌”吃完小姑娘的豆腐后,陈浩民昨日在微博中回应称都怪自己对陈嘉桓太好客,表达方式过于夸张。随后又发微博向陈嘉桓和其师父冼国林道歉,强调对她只有兄妹之情,绝无非分之想。道歉可以,但如此“好客论”确实太扯。

陈浩民和马德忠其实在香港可谓恶名在外,耍横玩女人那是圈内人尽皆知的,这次也属惯犯,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尺度比较大,而且被拍了照,才会“亢龙有悔”地道歉。

陈嘉桓嫩模出身,身材惹火,长相甜美,自然容易惹来不少风流是非。况且年轻的陈嘉恒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此女16岁即出道江湖,凭借良好的家庭环境和自身条件,人气日上,此前搭上林峰绯闻快车,成功晋身潘霜霜与林峰间的小三,并果断买600万豪宅与林峰秘密示爱,出招步步惊心。“狼吻”事件后,立即返港召开新闻发布会可见其反应速度之快。两位肇事男主角都是40岁出头、炙手可热的明星,这次让小女孩如此轻易地抓住把柄,可叹是色令智昏,色心不死,最后落得狼狈的下场。

因情爱兹事,最是无后悔药可吃。想起成龙曾说此生最后悔的是辜负了邓丽君:30年前两人热恋,一次吵架后邓丽君从美国飞回香港找成龙和解,成龙当着一班兄弟的面把她晾了半天,终于覆水难收。但邓丽君也算因祸得福,不必尝夫婿红棒出墙、昏话连篇的耻辱,所有的苦水都让替补队员林凤娇喝了。

古时采花贼,总是黑衣夜行,飞檐走壁,在窗户上戳洞吹迷香。现在楼房高了,窗纸也改玻璃了,采花贼即便气喘吁吁爬上地王大厦顶楼作案,亦早瘫软在地。采花对身体柔韧性要求过高,而且迷香的供货渠道不畅,所以这个行当已逐渐失传。不过,采花贼没了,淫贼还在,只是多了条巧言的“猪舌”。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