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明确欠薪解决时限

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3日召集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俱乐部召开线上会议,会后中国足协下发了《2022赛季中超、中甲、中乙联赛相关工作的通知》,公布了2022赛季三级联赛准入俱乐部名单,同时发布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及相关处罚办法。

2022赛季分别有18家、17家和22家俱乐部通过中超、中甲和中乙准入审核。

中甲贵州足球俱乐部、中乙四川民足足球俱乐部未获得新赛季准入资格。贵州俱乐部不符合亚足联准入相关规定,即存在超期未解决国际欠薪的情况,故未获得联赛准入资格。四川民足俱乐部未在规定时间内提交准入相关材料,故未获得联赛准入资格。

上赛季参加中冠联赛的济南兴洲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南通海门珂缔缘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泰安天贶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海南之星职业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武汉江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获得新赛季中乙联赛准入资格。

接下来,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将根据上述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俱乐部参赛确认实际情况,最终决定各级职业联赛参赛球队。

2022赛季职业足球联赛准入工作焦点在于部分俱乐部存在欠薪。对此,中国足协统筹考虑保障球员利益和俱乐部的现实状况,出台了分批次解决欠薪的方案。既坚决维护球员、教练员、俱乐部工作人员合法权益,督促俱乐部尽快解决欠薪问题,也考虑俱乐部实际经营情况,给予各俱乐部一定解决时限,便于俱乐部筹措资金、改善经营状况,借助地方政府及各方面社会力量推进改革。

根据上述精神,部分存在欠薪的俱乐部在提交具体欠薪解决方案后也被有条件授予准入。同时为保证球员相关利益,对此类俱乐部,中国足协制订了解决欠薪方案以及配套的相关罚则。

中国足协要求,各俱乐部2022赛季不得有新的欠薪发生。2021赛季及之前的欠薪设立三个时间节点:2022年7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30%;2022年10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70%;2022年12月31日前解决全部欠薪。在上述三个时间节点,相关俱乐部必须向中国足协提交所有教练员、球员、工作人员签字的2021赛季欠薪偿还表。

一是未在2022年7月31日前完成偿还不低于2021赛季及之前欠薪总额30%的俱乐部,禁止2022赛季第二次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并处罚扣除联赛积分3分。

二是未在2022年10月31日前完成偿还不低于2021赛季及之前欠薪总额70%的俱乐部,处罚扣除联赛积分6分。

三是未在2022年12月31日解决全部欠薪的俱乐部,则处以降级或取消准入资格的处罚。

对于在2022年12月31日前不能全部解决欠薪问题的中超俱乐部,俱乐部须与被欠薪人员达成解决协议,与每个被欠薪人员签字确认,交中国足协备案,严格按照备案协议中确定的时间节点解决欠薪。未能按照备案协议中时间节点解决欠薪的俱乐部,处罚参照上述罚则执行。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经济、投资人主业发展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中国职业足球处于寒冬之中。目前看来,中国足协的欠薪清理工作力求兼顾俱乐部实际情况与球员利益。

“希望大家勒紧裤腰带,把苦日子熬过去,让我们的联赛关注度有所提升”,这是4月3日下午职业联赛线上工作会议结束后,中足联筹备组副组长刘军发出的诚挚呼吁。尽管到目前为止,新赛季中超联赛赛程及赛地安排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尚未得到确认,但各级联赛筹备工作已有条不紊展开。会上,中国足协公布了新赛季各级俱乐部准入初选名单,明确了俱乐部清偿欠薪期限及针对俱乐部逾期欠薪行为的具体罚则。而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也明确表示,虽然新赛季中超联赛首阶段8轮赛事已确认采用分组赛会制,但恢复联赛主客场制依然是赛事主办方及联赛参与方不变的追求。近期,中足联筹备组还计划将平均每家几百万元的2021赛季中超联赛参赛费,暨外界俗称的联赛“分红”发给各俱乐部。通过一系列实实在在的举措,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表达了携手各方提升国内职业联赛号召力,从而重树中国职业足球形象的诚意与信心。

尽管三级职业联赛最终参赛俱乐部名单仍有待各家反馈意见,在协助俱乐部与球员妥善处理欠薪问题上面临诸多错综复杂的实际困难,但《中国足球协会关于2022赛季中超联赛、中甲联赛、中乙联赛相关工作的通知》仍将解决欠薪问题的期限以及具体处罚办法写得明明白白。用一位与会者的话就是,“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和俱乐部在维护联赛环境、尽早确保联赛健康开赛的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解决困难、惩治乱象刻不容缓,但具体应对措施的确无法一刀切,需要讲求实际。”而类似表述在中足联筹备组副组长刘军以及筹备组竞赛工作负责人郭炳颜口中亦不时出现。

在3日的联赛会议以及会后的媒体沟通会上,“困难”是一个被与会代表们多次提及的关键词。比如,受疫情影响,新赛季中超联赛首阶段8轮比赛将不可避免地采用分组赛会制。但即便如此,到底哪些俱乐部能够参赛,仍需中足联筹备组最晚于4月8日汇集三级俱乐部回馈的参赛确认函后才能加以明确。而随之而来的联赛赛程编排、赛地安排等问题也环环相扣。新赛季中超联赛欲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开赛,需要理顺的问题、落实的工作格外庞杂,可以说时间紧、任务重。

同样困难的工作还有“如何及时止损,为联赛注入新活力,为中国职业足球重树形象”。以中超为例,过去两个赛季的联赛受疫情影响赛程大幅压缩,集中赛会制也让相当一部分球迷现场观赛的愿望暂时落空,在各种不可抗力因素作用下,过去两个赛季中超联赛的收益大幅下降。 焕发职业联赛生机,“开源”远比“节流”更为重大。刘军解释说:“从去年开始,我们在版权合作方面采取了多平台销售策略。我们计划新年增加1到2个新的版权平台。而增加收入、扩大影响力,全方位提高赞助收入是我们的目标。”

刘军透露,中足联筹备组近期计划将把每家平均几百万元的上赛季联赛参赛费分发给中超各俱乐部。相比于几年前几千万元的中超俱乐部单季联赛“分红”,这几百万元或许显得微不足道,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困扰大多数俱乐部的经济危机,但能够在行业总体遭遇巨大困难的情况下给俱乐部“发红包”,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至少表达了携手俱乐部共渡难关,积极改善联赛境遇的诚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