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特殊的戰斗打響——記奮戰在抗“疫”前線的全國退役軍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siristrust.com/,nba全明星

在2020年開年以來的這場全民抗“疫”戰斗中,全國廣大退役軍人堅決到黨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最危險的地方去,成為疫情防控中的一支“硬核力量”。

“一日來當兵,終生听黨話。”全國廣大退役軍人牢記習主席要求,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挺身而出、迎難而上,不怕犧牲、甘願奉獻,用實際行動踐行了“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的錚錚誓言。

“關鍵時刻沖得上去,危難關頭豁得出來。”奮戰在抗“疫”前線的全國廣大退役軍人,越是艱險越向前,涌現出一批批先鋒隊、尖兵隊、“逆行者”,在抗“疫”大考中交出一份份出色答卷。

“我不僅是一名醫生,還是一名退役軍人。在國家需要的時候,我必須上。”江西省榮軍醫院副主任醫師晏鑫鵬,2000年退役後到醫院工作。響應中央號召,他是院里第一個報名支援武漢的醫生。

“我們這個時候不上,什麼時候上?”在湖北省榮軍醫院,晏鑫鵬和其他來自江西、浙江和山西的39名醫療隊隊員像沖鋒的戰士,與湖北省榮軍醫院的醫護人員一起,並肩奮戰在最危險的“戰場”。

大醫精誠,大愛無垠。對生命的渴望,對病人的大愛,是支撐如晏鑫鵬一般堅守在一線的醫務工作者的不竭動力。

這是一場退無可退的戰斗。全國廣大退役軍人聞令而動,向戰而行,勇挑重擔,戰斗的身影活躍在全國各地防控“疫”線。

在防疫執勤過程中不慎摔斷兩根肋骨的山東省陽信縣翟王鎮武裝部干事、鎮退役軍人服務站副站長付元波,婉拒住院治療,拿了幾副藥就又忍痛回到一線執勤,領導獲悉後強制要求他休息。

2月2日,四川省第三批支援湖北醫療隊,乘坐3U8101次航班抵達武漢,此次運輸任務的執飛機長正是全國“最美退役軍人”劉傳健。“相信強大的祖國,相信我們的能力。”這是一名逆行老兵的心聲,是一名退役軍人的信念。

楊建橋,2002年自主擇業干部。疫情來臨,他創建的湖北戰友集團快速反應,組建了數支“戰友紅色服務隊”,投入到疫情防控救助和保障中。听說隔離點不夠用,他立即將集團剛裝修好的戰友賓館整棟樓,無償捐贈出來做集中收治隔離點。

湖北咸寧,2月23日晚,曾任咸寧軍分區副司令員的94歲老兵唐光友,因自身病情惡化不幸離世。而就在老人去世前幾日,他還為疫情防控捐出了11800元,這也成為他生前最後一筆捐款。

江蘇泗洪,一位老人到郵政公司想匿名捐款1萬元支援武漢抗“疫”。當得知匯款達到1萬元必須出示身份證時,不願留名的老人只好抽出一張百元鈔票,捐出9900元,而匯款人落款只留下了四個字——“退伍老兵”。

面對這場總體戰、阻擊戰,全國退役軍人事務系統上下聯動、合力共為,挺身而出、沖在一線︰退役軍人事務部第一時間對全系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安排部署,並成立部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實體化承擔起指導地方系統抗“疫”工作;全國63萬余個退役軍人服務中心(站)和廣大退役軍人工作者,發揮“一貫到底”的體系優勢,參與聯防聯治、群防群治工作……

在湖北,25萬余名退役軍人奮戰在疫情防控一線,退役軍人事務系統投入醫護力量500余人,調集資金、物資數千萬元,為疫情防控大局作出積極貢獻;

在江西,23萬余名退役軍人成立了5700多支志願服務隊伍,在社區網格一線開展防控工作;

有召必至,使命必達!脫下的是軍裝,脫不下的是廣大退役軍人的無私赤誠和“為人民服務”的錚錚誓言。

“作為一名退役軍人,在國家有需要時,我沒辦法安然待在家里什麼事都不做。”34歲的石李峰15年前從部隊退役,之後一直在安徽從事鋁合金門窗制作安裝。大年初二,他偶然看到“武漢火神山醫院急需施工人員”的消息,便立即動身向西出發。

“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武漢保衛戰是抗“疫”大戰的關鍵之戰。在這場關鍵之戰中,廣大退役軍人–力同心,共克時艱,演繹出一幕幕感人至深的抗“疫”故事。

大年三十凌晨,曾在武漢服役17年的退伍老兵、河南省周口市沈丘縣白集鎮田營村黨支部書記王國輝,采摘5噸蔬菜,並驅車“逆行”400多公里馳援武漢,捐給火神山醫院項目部。2月24日,他又拉著30多噸的新鮮蔬菜捐給武漢的環衛工人。

從大年三十開始,43歲的退伍軍人饒曲,就穿著防護服,駕駛汽車一趟一趟為武漢各醫療機構運送疫情防控物資。在他的帶動下,他和朋友已經組建了一支由20多輛車組成的愛心車隊,他們互通消息,往返于武漢市的各大醫院。

“爸爸作為一名老黨員,黨性不允許我退縮,作為一名老兵,軍旗下的誓言不允許我退縮。如果爸爸不能回來,希望你們兄弟倆快樂長大,照顧好爺爺和媽媽……”

1月31日,何學江報名成為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紅區”志願者。“紅區”,即污染區,指確診病人診療區域。

穿好醫用防護服,戴上N95口罩、雙層手套、鞋套、腳套,背上重達50斤的噴霧器,完成綠區消殺任務後,何學江深吸一口氣,邁入“紅區”。每次去“紅區”,他都要“戰斗”4個多小時。

一天當兵,一生是兵,退役軍人雖已脫下軍裝,但責任始終在肩。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為了肩上沉甸甸的責任,一個又一個退役軍人成為最美“逆行者”。

迎著朝陽,向著武漢。2月11日,退役軍人事務部組建的首支醫療隊熱血出征,馳援湖北省榮軍醫院。更多的退役軍人志願者則活躍在各個基層疫情防控“戰場”——走訪摸排、測量體溫、村居卡口執勤、清運處理垃圾、全城清洗作業、公共區域消毒……

在危難中請纓,在朔風中逆行。退役軍人的愛心,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斷地向武漢聚集,涓涓細流,匯成大海,為武漢戰“疫”提供了強有力支撐。

“他說第二天上午再踫個頭,商量一下,結果沒等到他的電話。”天津市濱海新區應急管理局應急指揮中心主任張金寬至今仍處于悲痛之中。

張金寬深情追憶的“他”,是天津市濱海新區政協副主席、應急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單玉厚。

“他因勞累過度,2月22日凌晨在機關宿舍心源性猝死,年僅59歲。”張金寬回憶,單玉厚去世的前一天下午,還在調配防疫物資,為復工企業協調購買口罩的渠道。

單玉厚曾在空軍服役,多次榮立二等功、三等功,2008年轉業到天津市工作。張金寬回憶,一個多月來,他經常“連軸轉”,既調運調配防疫物資,又檢查安全生產推動企業復工復產。

“他答應過我,退休後好好陪我的。”單玉厚的妻子楊健悲痛不已。在她看來,nba全明星丈夫就是24小時在線的“應急人”,“不管是半夜2點還是3點,有什麼事一個電話就走,一走就是半個月、一個月。”

不見戰火硝煙,卻有生死考驗。據退役軍人事務部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全國共有20多位退役軍人犧牲在疫情防控一線。

湖北省崇陽縣天城鎮科員、退役軍人羅浩主動請纓了。他穿戴上防護服、口罩和面罩,就開始干活。冒著被感染的危險,他前後運送需隔離觀察人員80余人。

休息不夠、飯顧不上吃還是其次,羅浩“最怕的就是脫防護服上廁所了”,為了將“損耗”降至最低,他只能忍著少喝水。

“我參加過抗震救災”“我參與過‘非典’防控”“我是退役軍人”“我是黨員”……疫情面前,這是廣大退役軍人挺身而出、主動請纓時喊出的理由。

小區門口,一袋袋蘿卜、白菜、菜薹堆放得滿滿當當,袋子上標注著不同名字……孝感市孝南區一位不留名的退伍軍人,在疫情期間,以“兵哥菜園子”的名義為市民提供送菜服務。

在黑龍江哈爾濱,68名自主擇業軍轉干部組成了“橄欖綠疫情防控志願服務隊”。他們接班了哈爾濱市第9醫院的防控工作,隨後又請纓接管了哈爾濱站南廣場入口監控點工作。而一些不能親自到“崗”的戰友則紛紛捐款。

抗“疫”戰斗膠著對壘,抗“疫”大考仍在進行!從荊楚大地到白山黑水,從長城內外到大江南北,帶著必勝的信念,廣大退役軍人決心戰斗到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